Silver

不要关注我,关注一秒加黑名单,亲友除外。
我不是开玩笑,是真的。
tag除非是真的重要不然我不会打。
看见是缘,热度佛系。
主吃银博,其他少量。
加游戏好友移步私信,QQ好友加2603006831

“不要再受到伤害了。”

我整完了,最近都没怎么弄过电脑。

因为画室的事情气的上头】。

关于家具饰牌故事的一些推测和一些小发现

关于博士的一些推断

饰牌的内容都是童话,如果深入解读,你会发现它们是可以穿插起来的。

0800“花衣魔笛手”中的恶疾指代矿石病


1337“泡沫”:故事海的女儿,里说的失去一切,可能是指博士失去了巴别塔的其他几位战友,二指深海,博士可能与克苏鲁有关。


“幻象”:故事灰姑娘,时至午夜,我该离开了,这不禁让我们联想到,博士可能预感到自己快要陷入下一个沉睡,于是找了一个理由从众人面前销声匿迹。


“樵夫与赫尔墨斯”:赫尔墨斯是掌管欺骗的神,指的什么暂时推断不出,我跟小伙伴讨论,也没能够推理出个所以然,如果你有意见,请在评论区发表。


1312“美人”:镜中光影,这是故事白雪公主里的桥段,人格分裂症的患者会感觉镜子里的自己会对自己说话,于是便出现了对着镜子喃喃自语的情况,博士不是失忆,而是分裂出了另一个人格,两个人格的记忆并不共享,这次醒来,“博士”占得了身体的主导权,而真正的博士陷入了沉睡。从专业知识的掌握情况来看,“博士”是完全掌握博士所学的一切东西的,只是以前都是博士在主导身体,他一直在沉睡或者出现的机会极少,所以对这个世界还没能够形成完整的认知。


“幻梦”:故事卖火柴的小女孩,小女孩是大雪天活活冻死的,火苗摇曳不过是幻象,如果我们把罗德岛想象成这从火苗,我们就会知道,这是一个理想化的桃源乡,在雪中步行已久的感染者的美梦,想要帮助感染者的人的聚集地,这是博士所构思的罗德岛,一个理想化的社会。


“食物”:故事糖果屋,糖果巫师和人类,巫师吃掉人类,人类吃掉巫师的糖果,而糖果源自巫师的魔法。我们可以设想,糖果等于源石,人类为了生活而消耗源石,源石又会使人患上矿石病,矿石病则是巫师的魔法。


“魔咒”:故事睡美人,指的是陷入沉睡的博士。我们从pv里可以观察到,阿米娅牵着的博士的手,很苍白,没有血色,但是青色的静脉鼓胀,画面上甚至可以看清血管的走向。我们可以仔细观察一下冻死的人的手,十分的类似,因为寒冷,身体为了让血液循环,把原本弹性的血管壁撑大,让更多的血液流向四肢,我们得出结论,博士是一直被冷冻保存着的。


“童年”:故事彼得潘,代指博士的过去,永不复返,阿米娅在pv里曾经说过一句话:失去的人不会再回来,正好呼应,在夏活之中的博士也曾被汐斯塔市长说,是“与我一样的人”,市长失去了他最喜欢的妻子,也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博士应该同理,失去的战友永远不会再回来。


“光芒”:故事牛油蜡烛,可能代表着某种仪式。与阿米娅精二立绘上的希腊神庙断柱相呼应,而奇美拉这个幻想种,正是源自古希腊传说的。


“破壳”:故事丑小鸭,代表着时代的更替。


“诺言”:故事青蛙王子,不守诺言的人会受到惩罚。这块也是有点难解读的牌子,疑点很多。到底是谁对谁承诺了但是没有做到?我推测是阿米娅对博士的承诺,阿米娅曾说:我答应了她。而且信物:“希望你能够理解我的选择……”她没有像她答应的那样保护好博士,甚至有可能站在了和博士的对立面,但是她可能有难言的苦衷。


“独一”和三位一体涉及到了基督教,而巴别塔——那个神秘失踪的组织,也跟基督教有关。巴别塔寓意为“神之门”,超越神性的一切都会受到严惩。

这个饰牌可能跟深海的古神有关,深海色和幽灵鲨是克苏鲁安插的卧底,幽灵鲨的目标,极有可能是博士。

三位可能是指的阿米娅,凯尔希,博士,一体是指他们都来自同一个地方——巴别塔,而且他们是一个团队,互不分离。


还有一些发现。

基建进入的插画上,有两节骨骼,一节不是人类但是十分的类似人类手的骨骼,到像是鸟类翅膀骨骼或者长蹼动物的腿部骨骼,还有一节长长的脊椎骨。

罗德岛全舰的侧剖面图旁边,写着987-1487,中间的差值为500,应该是罗德岛舰艇的年龄。我去查了一下,当中的87年当时正值黑死病在欧洲蔓延的时期,和上面的花衣魔笛手故事相串通。

退出动画,奇异的骨骼消失,剖面图写着时间的地方变成了密文。

基建的“控制中枢”,注意他的用词,一般脑部的核心神经系统的才能够被称为“中枢”,而它使用的是“中枢”而不是“中心”。而且控制中枢的底片,是一个损坏的神经元,树突已经断了,寓意着该细胞将不再进行神经传导,和该细胞停止了释放神经递质,是不是可以推断博士的一部分神经细胞已经陷入了沉睡或者已经死亡。

如果你还有发现可以在评论区说!大家一起讨论!


喵(

【银博】二次呼吸

银色的是雪,灰色的是你。

是私设男博♂,失忆前比较皮。
我想拥有评论!

ooc有请避雷。

cp洁癖注意。

补给伊斯老师的文,小天才把车替我开了。 @伊斯今天也要吸红黑

以后千万不要和小天才投骰子,会死的很惨。

家里有一群猫要照顾我当场去世。

年轻的菲林把脸埋在软软的枕头里,尾巴被博士拿在手里,软软的毛梳顺过他的长毛,通过宿舍的落地窗,可以看见外面皑皑的白雪。

火炉是暖的,他的手也是暖的,似乎有什么在空气中炸开,甜蜜的,暧昧的,说不清楚的东西。

身后的人放下了毛梳,摆弄起他的尾巴来。

顺毛捊骨,逆毛抓痒,还顺手揉了一把毛茸茸。

“盟友,我看你是越来越自觉了?”银灰从枕头里把头抬起来,尾巴缠上了博士的手腕。

“希瓦艾什——”博士伸手去把他的披风尾全部抓在一起往后拉:“要做什么你自己明白的吧?”

银灰因为博士突然一拉直接躺倒在了他腿上,那人得意的低头,从银灰的视角看上去,可以看见他藏在帽衫里的喉结。

一只手抚上他的脸颊,温暖的,因为握的久了所以出了点汗。

他把自己的手敷上去,五指悄然的钻进了那人的指缝里。

我们会一直在一起。

这是他最后的想法。

两个人黏糊完了,银灰把浴室的门拉开一条缝,博士在床上熟睡,他叹了口气,可能是累了吧。

他感受到了,他的心脏在跳动,温暖的血液流遍他的全身,一只手伸过来,揪住了他的袖子,空气中散着淡淡的薄荷气息。

“恩希欧迪斯……”那人闭着眼睛一遍一遍的念着他的名字,还满足的嘴角勾起。

“盟友,我在。”

这个时候除了抱着他睡上一整天,还有别的选择吗。

……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

……好冷。

…………

银灰从床上爬起来,窗外正在下雪。壁炉里依旧燃着火焰,却没有丝毫的暖意。

冰冷的手搭在他的腰上,自他回来以后体温一直都是这样,无论什么时候握着他的手,都不会感觉温暖。

他理了理那人额角的发丝,失去的不仅是记忆,连温度也一起失去了。

但是他还在身边就好,银灰如是想。

下雪了。

他拿出收进大衣里的相片,是阿米娅照的,照片上的博士走在他身后,手里拉着他的披风角。

他用手指抚摸着照片上人的脸颊,却没有发现博士已经站在了他的身边。

“银灰。”他双手都插在袋子里:“这好像是……我第一次看雪啊。”

对啊,你忘了。

“盟友,你以前看过很多次雪了。”银灰一手拿着照片,一手把他的手从袋子里抽出来:“来,给你捂捂。”

“啊……是吗。”他尴尬的摇摇头,“对不起,我……想不起来……”

你还跟我说过,要一起回雪境呢。

现在像个易碎的瓷娃娃,小心翼翼的捧着。

他会再次叫出恩希欧斯迪这个名字的,会的。

“这个相片是?”博士注意到了银灰手里的照片:“故人?”

“是你,曾经的你。”银灰转过身去,不去看窗外的雪,“连做个梦梦里都全是我的你,这可是你的原话。”

壁炉里的木材在燃烧,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那人攥紧了拳头,低下头。

“我会想起来的,我们会像曾经一样。”

银灰从初雪那里要了一条耳坠。

蓝色的麻编绳下面挂着一个小小的金色柱体,瓦希艾什家族的象征。

博士在镜子前不自在的扭扭脖子,银灰一手手搭在他肩膀上,一手去玩弄他耳际的碎发。

“戴上等于列入族谱了,盟友。”

“……等等列入族谱是……!!银灰!!!给我回来!”然后撞到了衣柜门上,阿米娅因为这件事笑了好几天,银灰也因为这件事在衣柜顶睡了好几天。

梓兰还担心着博士的情绪,但在看见藏在帽衫里的耳坠后,眼神里有几分了然。

祝他们幸福吧。

像是溺水的感觉,明明张大了嘴,吸入口中的不是空气,而是冰冷的水。

就……这样坠落下去吧……

好冷…………

耳边好像有电流通过的杂音,还有心率检测仪的滴滴声。那是生命微弱的脉搏吗,在和死神做最后一次反抗吗。

有什么东西撕裂开来,变成了碎片,记忆,温度,都一并失去了。

一切都归零,归零……

什么都想不起来,我什么都不记得。

漆黑的地板上歪歪扭扭的刻着几个大字,恩希欧斯迪。

是谁的名字吗……伸手去触碰,可以感觉到温暖,就像那一刻在窗前,他握着我的手一样。

这是他的温度。

“早安。”

“早……”博士伸了个懒腰坐起来,那条不安分的尾巴缠上他的腰,银灰也坐起来,捏着他的肩膀在后颈上咬了一口。

“咬后颈是猫科动物的浪漫。”

你要快点想起来啊,傻瓜。

论博士失智后直接受害者是谁

大家来康康豆浆机!!【bushi】


是老贞啊:



ooc警告




纯沙雕别带脑子看




流银博♂(逐渐脱离开头




雷点多慎看




---------




作为罗德岛的首席博士,对象一米九二,但是我觉得我这么一个阳刚之气爆棚的男人怎么可能是下面那个。所以我今天趁着失智壮胆潜伏在银灰的猫爬架上,决定在今天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把我这位一米九二的男朋友给|上|了。




我站在猫爬架上低头注视着银灰,不出乎意料地银灰果然看见了我,他迈着那一米八的大长腿向我走来。




接着银灰开始表演在线脱衣。我不解他为什么要这样,但是失智的我怎么可能会想这么多!我直奔主题地掏出润|滑|剂对银灰说:今天我要在上面!银灰爬猫爬架的动作停滞了一下,随后他猛地跳上来把我扑倒。

我忍着背后和后脑勺的钝痛抬起了头:

〈你干嘛?猫爬架play吗?〉




银灰嗤笑一声开始若无其事地脱我衣服!他还用他粗|大的尾巴还缠着我的jio!




我觉得他这是在考验我,于是撑起上半身凑到他耳边,吹了一口热气。果然,银灰的耳朵不自然地抖了抖我见机爆出一句喀兰式英语:

〈l can feel you temperature〉




我觉得不够dei劲,于是趁银灰还没有动作继续咬舌根地说道:

〈嘿,你这个磨人的豆浆机〉




银灰貌似被激怒了他低首吻着我的唇,我发觉我的身体很热,却没办法疏解。这个时候银灰把我衣服全脱了,恰好让我凉快,我内心犹如抽到了三个kokodayo一样地骂起了yj

他妈的全方舟就我没得换衣服(bushi




银灰抚摸着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他的尾巴开始向我大腿内侧进攻,明明只是条该死的秃毛尾巴为什么这么大力,kiao!




身体的燥热使我迫不及待地想要宣|泄。




于是我伸出双手围绕着他的脖子,他俯下身把他带有倒刺的舌头将我腔中的空气掠夺使我呼吸困难导致脸发红,耳朵已经红的可以滴血,倒刺刮痧着我的软腭,舔舐我的后槽牙,我的脑子一片空白。




但我却想起一句kokodayo,于是我在换气的途中用一双真挚的眼睛盯着银灰说:

〈快↓来↑干↓我↑〉




他没有接下来的动作了,我们分开后拉出一条长而又暧昧的银丝,在分开过大距离后银丝断了,落在了我的嘴唇边。




他用舌头舔了舔银丝,没想到你居然好这一口。




失智的我觉得礼尚往来,于是我朝他吐口水,不出所料他呆滞了。




接着我看着银灰渐渐阴沉的脸色,开始害怕银灰把我从猫爬架上丢了下来,我先一步跳了下来,没想到咔擦一声。

哦豁完蛋,腰扭了。

其实天天|做|应该也离腰散架没多久了吧…




银灰从上面跳下来轻轻扶住了我的腰。

〈我的盟友…你失智了〉




我看着他递给我的理智剂,觉得他看不起我然后一把挥开了银灰的手。




我像是喝了二锅头一般用头撞了他的胸肌,我轻呼一声。

〈精二就是够硬…〉




银灰叹了口气熟练地将头上有包的我抱进了医疗站。




---------




当我见到凯尔希时候,凯尔希一脸鄙视地望着我。




〈博士你是不是脑子有什么疾病?〉




凯尔希你居然骂我!我欲要回嘴的时候,她给我打了一针大管理智剂。我的眼前开始恍惚,但我还能听见一些窸窸窣窣的对话声。




〈这么多盟友受得住吗?量这么多。〉




〈没事死不了。我要真想把他搞死,那我早该在他失忆第一天就掐死他。〉




我觉得眼皮很沉,闭上了眼故作安详得躺在银灰怀中熟睡。




但是我在最后一刻对凯尔希说:




〈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好母亲的〉




药效发作后我真的睡去了。





---------





第二天醒来,我发现我全裸了。身体很疼,腰特别酸,我觉得我被玷污了,脑子一片空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我很肯定是银灰那只臭猫干的。居然干完就跑也太不是人了吧!




我打算去找银灰评评理。




于是我穿着浮士德的马赛克,打开密道偷偷潜入银灰的独立寝室里。




(谢谢浮士德,回头让他和梅菲斯特聚一聚吧。

(感谢密道让我可以偷偷潜入银灰宿舍




一进宿舍就看到银灰时,他正在猫爬架上愉快的玩耍。




我看见后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反而掏出不知道藏在那里的录像机把这一幕做出了高级录像!




(不行,银灰爬猫爬架当然是特级录像啦!




我决定耍耍他,我快速的摸了他的耳朵还揪了他的尾巴然后以风的速度通过密道躲到了自己宿舍里。







然后我抱着银灰的特级录像在我的床底下突然沉思起来。




嗯?等等不对,我是来找这只大雪豹讨说法的,我在干嘛?我现在是一个有理智的成年靠谱博士啊,为什么我要这么失智?




我听见了脚步声,往旁边一看,我看见银灰伏在地上望着床底的我,嘴角挂着一丝不明的微笑。




我疑惑地问他看什么看?




银灰笑着对我说

〈看你遛鸟。〉




我沉默了,然后又愤恨的想到




〈你看到你对象遛鸟你居然无动于衷吗!还有这不是你干的吗!〉




我被气的理智暴跌,我失智了。




失了智的我又问道:




〈什么鸟〉




银灰依旧伏在地上用他充满笑意的银灰色眼睛盯着我,忽然他伸出手,丹增停在了他的手上。他道:









〈丹增啊,盟友认为那是什么鸟?〉











----------

 









以下银灰ooc:




↓↓




↓↓




↓↓






终于在我每天失智作妖后,银灰把我抱起来朝窗户扔了出去,说是想让我变成能天使。




飞出去的瞬间,我失智的脑子突然理智回了1点,用那最后的理智骂到:




〈银灰我可去你妈的〉




〈你大爷的,我要和你离婚!〉







“pia叽-------”









一位帅气逼人的博士落地了。我还没站起身就被银灰伸出的手给抱起来了,这时我感动地捂住了嘴:




〈银灰你也跳下来和我殉情了吗〉






然后银灰右手抱着我,左手指了指旁边解释道:




〈这里一楼落地窗〉




〈盟友你死不了〉




〈你死了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事后博士报复银灰把特级录像给了崖心看了一下午

(崖心看完对银灰说:哥你爬猫爬架真ooc

(于是银灰找到博士把博士榨了个干净






(博士抱着屈指可数的蓝票子看着银灰精二后得意的眼神哭了




(说你们是不是在想床♂上♂运♂动




感谢一下群友 @柒柒吖  @持宠而娇  @意妄为  @唯一百花盛开的国度  @Mercury.   @枭浅先生有点困了  @孜  @幼安使我坚强  @glassbox  @日常作死勿扰  @酵母君ˇ  @狐狐狐狐狐狐  @浅梦墨汐

(没有艾特到的致歉我真的不知道有谁太多人了/抹泪




From the: Jack

单人向注意
自设背景,与人物背景无关请注意避雷谢谢
下午的伦敦的大街上人来人往。
小小的女孩披着长长的披风,在街上漫无目的的游荡着,一些可爱的事物自然吸引住了她,她趴在了玻璃橱窗上,那里面有一个可爱的布娃娃。
老板自然知道小姑娘的心思,打开门走到她身边蹲下身。
“最近打折哦,这个布娃娃只要12英镑哦。”他把一块茶糖放到女孩手里:“很甜的,吃吧。”
“啊,谢谢……”女孩子露出了笑容:“但是……叔叔我没有钱……”
老板看了一眼她那破破烂烂的披风,叹了一口气,准是哪个贫穷人家的孩子吧,穿的不知道是哪门子的边角料不说,还好像十年都没有补过一样。
女孩子转过身,消失在了巷子的拐弯处。
她又走了一段路,停了下来。
那颗茶糖被她丢进了垃圾桶里,一把把披风扯下来,她手臂上缠满了绷带,每一处绷带下都藏着无数的伤口。
枪伤,刀伤,甚至是箭伤。
她裂开嘴,笑容像一个疯子。
一切的恐惧,都源于未知,不是吗?
她拔出插在刀鞘里面的刀刃,上面还沾着未干的血迹,她伸出舌头,舔了一下。
好甜。
比糖还要甜。
她享受着那种折磨着他人的时候,他人眼中流露出来的恐惧。同时,她又渴望着被救赎。
她脑子里又开始重现那些不堪回首的过去。
深夜的伦敦。
女孩奔跑在街头,贫民窟里已经有两三个未成年少女被带走了,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她要逃出去,要离开这里。
一道电筒的强光晃了过来,几个高大的人影出现在了街头。
女孩躲在了垃圾桶后面。
果然来了吗……
“拉着她!”他们身边似乎还有一个挺高的女人,大概20来岁的样子,在哭喊着。
……母亲!
女孩的神经崩的紧紧的,那女人是妈妈!难道这次又要带走她的妈妈吗?!
她握紧了拳头,现在不是出声的时候。
妈妈在这里,那父亲……是不是……她想到了最惨的后果。
咚!那边突然传来一声响声,女人晃晃悠悠的倒在了灯柱边,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望着她的方向。
母亲——看见她了!她在叫她快跑!
快跑!
她的瞳孔因为强光的照射而缩小,那几个高大的男人……找来了!
她随手从旁边的垃圾堆里掏出来了一把缺口生了部分锈的刀刃,不顾上面沾着的恶臭味,拿起来就冲向了那领头的男人。
她的一系列动作都宛如行云流水一样优美,血液喷了她满身,下一个她也如法炮制,仿佛是练习了千千万万次。
她的刀刃划过空气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杀亲的仇恨啊……她站在尸体前面,用那把生锈的带着恶臭和血液的刀刃,划开了男人们的皮肉。
你已经不干净了,下地狱去吧!
脸上溅上了温暖的液体,她不停的咒骂着,一直到尸体,变成一堆一堆的肉块。
她不知道,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化。
她的手上沾着恶臭的生锈的刀刃,不知道何时变得光洁如新。
她的身上不知道何时多了一副刀鞘。
只要那把尖刀拿在手里,就会催使她不停的杀戮。
血液,皮肉,肝脏,还有你的心脏。都是我的东西哦。
她只要放下了那把刀,就会又一次重新拿回。
等她回过神,她的脸上又沾满了鲜血。
不……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但是又能怎么样呢……
杰克摊开手,笑嘻嘻的,有一只飞鸟停在了她的肩头,看了她几眼,又急匆匆的飞走了。
“何时……才能像你们一样自由呢……”

虽然歌声无形-贞德单人向

ooc就是了请注意避雷

夹旁道的人民发出议论的声音,不知道谁喊了一声“魔女!去死!”瞬间一下子激起了人们的愤怒。

那个穿着白色裙子的女子望着前面的马匹,没有说话。

一块石子被丢了过来,砸伤了她的额头。

行刑的人特地用了铁链,在把她捆绑好以后,立刻点燃了木材。

火焰燃烧着她洁白的衣裙,舔舐着她的肌肤,她眼中的虔诚却不可动摇,紧紧的握着那个小小的十字架,温柔的注视着它,几缕变得如同干枯稻草的金发垂下来,一滴泪划过脸颊,又马上被高温蒸发掉了。呼吸着炙热的空气,她开始剧烈的咳嗽。

木头燃烧的噼啪声似乎变成了优美的乐音,焦味变成了白蔷薇的丝丝香气,钻进她的鼻子里。

手上明明挂着千斤重的枷锁,她却觉得,并没有什么可以阻止她的信仰。

一双手轻抚着她的脸颊,那声音温柔无比,似乎能将一切伤痛抚平。

"疼吗,苦吗..............”

火焰还在燃烧着,19岁的少女闭上了双眼,长长的睫毛如同欲飞的金色蝴蝶。

“主啊,我将此生托付于你.......”

一只白鸽飞过,话刚刚到了嘴边,却没有讲出来。

旁观的人群再次发出了议论纷纷的声音,天下起了大雨,教堂的钟声响起来。

火焰渐渐熄灭,那双皮肤被烧的干枯碳化的双手,依旧握着那个,被焚化掉的,已经不存在的十字架。

她不过是想说一句“来世,请主准许我,为了救国,挥动那面旗帜。”

贞德依旧立在那围起来的行刑架下,仰视着,风吹起了她的长发和衣衫,这次,不是救国,而是救世。

这次,请主准许我为了救世,挥动在面旗帜吧。

她的背影变得坚定无比,消失在了光里,白蔷薇的清香气味还在空气里弥漫。

渐渐的也消散了。

生命为存在而讴歌

你看那天上的飞鸟

它也有它执着的方向

把最温柔,最纯净的守护给予你

这就是我

那朵盛开在路边的白蔷薇

虽然歌声无形

而我们依然在寻觅着声源的方向

爱是朵无形的花

白的耀眼

却无法触摸